《Persistent Data Confidante 永恒数据知己》

有意思的作品,你可以在这里 http://pdc.walkerart.org/ 输入一个你的秘密,网站就会随机告诉你一个之前访问者留下的秘密,均为匿名发布。并且你可以对你得到的这个秘密进行投票,票数越高,意味着该秘密重复出现的概率越大。同时高概率出现的秘密,会在网站数据库里搜索内容相近的另一个秘密,并且与之产生一个“后代”,重新进入数据的轮回之中。 作品较详细的介绍:http://www.pd.org/topos/perforations/perf13/pvanouse.html 下面是一段对该作品的评述,摘自《交互艺术的设计与鉴赏》:名为“长久数据红颜知己”(Persistent Data Confidante)的网站试图对访客进行类似的引导。它要求用户告诉它一个匿名的秘密,以换取对其他匿名者之秘密的了解。例如,当一个名叫勒尔(Cindy Loehr)的用户输入:“我想当某人的私人奴隶,表面上过着我自己的正常生活,但事实上服从别的某个人的怪念头与要求”作为匿名秘密时,网站告诉她:“我拥有一个奴隶,即服从我的每个命令的人。”网站还叫用户给被告知的秘密打分,并根据综合分数来判定它们的吸引力。乏味的秘密最后将死光;有趣的秘密将长久保存,并能通过相互结合产生新类型。[[iii]]从勒尔的经历推测:这个数据库可能利用句式转换技术,将用户所表述的秘密转化为自己告诉用户的秘密。技术是一回事,作品所表述的理念又是一回事。人们经常有心或无心地企图保守自己的秘密,同时有意或无意地想要得知他人的秘密(说得难听一点,一方面拉紧自己的裤带,另一方面眯着眼睛窥视别人的裸体)。社会交往中这种常见的现象被艺术家转化为创作的灵感,而网络媒体则给了相关作品实现互动、唤起反思的机遇。 可见技术的先进与否,并不是新媒体艺术的必要条件。当然并不否认新技术所带来大量新的表现技法。

《Sweet Stalking》互动电影

Ian Howard作品,《SweetStalking》 2001 一段中文介绍:作品中有60 段影片,被隨意地排列,使用者可以任意、隨機地點選其中5 個Clip,就能夠組合出一段新的影片,而且,以蒙太奇理論,觀眾似乎都能夠把隨機安排的影片,想出一合理的劇情。這樣的創作,達到了使用者決定電影進行的目的,雖然只是一簡單的組合,卻可以預見將來的電影極可能有類似的形式出現。摘自 《數位藝術之美學研究》 作者Ian Howard及作品介绍:http://www.icinema.unsw.edu.au/bios/zbio_howard.html 互动电影。。。这是一个2001年的作品,而寡人在一两年前还曾经为自己类似的想法欣喜。坐井观天是快乐或悲哀已无意义,既然已经看到一点外面的世界,就继续努力往外爬吧。